为什么各大联赛的足球场几乎都不用人造草坪

  • 时间:2019-10-06 14:59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7-02-12展开全部因为人造草坪比天然草坪硬,奔跑时更容易摔伤。

  当人们赴现场或在电视机前观看足球比赛时,很少有人会关注被22名球员踩来踩去的草皮。一封3页长的律师信分别传抵国际足联和加拿大足协。多个国家的女足球员们:“明年的加拿大女足世界杯,我们也要天然草皮!”一时间,球场草皮突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  FIFA决定在2015年加拿大女足世界杯使用人工草皮,这让大多数女足球员不太开心。但加拿大魁北克省足协技术主管勒罗伊的回答似乎道出了真因,“选择加拿大,就选择了人工草。”在加拿大,由于天然草皮很难捱过寒冷的冬季,加之多数体育场为全封闭式,草皮常年缺少日晒,所以人工草皮成为这里的首选。

  问题是,地处寒带国家的足球场真的不能用天然草皮吗?其实,在寒冷地区亦可用冷季型天然草,如早熟禾、黑麦草、高羊茅等草种。但由于其养护费相对较高,且一旦抵挡不了寒风的侵袭,数万欧元就可能打了水漂,因此这一地区的球场通常选用人工草皮。

  在寒冷的俄罗斯,抗寒能力更强的人工草皮特别常见。比起天然草,足球在这种草皮上的运行规律要更加“诡异”,这也让很多作客俄罗斯的球队头疼不已。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,麦克拉伦执掌的三狮军团就曾兵败莫斯科,而草皮因素是后来公认的败因之一。

  此外,季节也是球场选草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,其原理和地域性大抵一致。德甲豪门拜仁的主场安联球场,就常常在季节更迭时更换草皮。

  看到男足球员在巴西世界杯的天然草皮上驰骋,即将在2015年女足世界杯与人工草皮为伴的女足姑娘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2013年世界足球小姐、德国国门娜丁-安格勒就愤愤不平地表示,让世界顶尖的女子选手在“劣等”的人工草皮上比赛是愚蠢且不可接受的!

  是心理落差让姑娘们如此生气?还是在这个充斥着化学成分的现实社会里,“天然”二字能带给球员们更多慰藉呢?

  简单的说,能够满足足球比赛的天然草皮,大致分为冷季型草坪草(早熟禾、黑麦草等)和暖季型草坪草(狗牙根、结缕草等),它们质地更柔软,人体感觉更舒适,当然也比较湿滑。而人工草皮则是根据仿生学原理,将不同的自然草合成在一起,其最大优点是后期维护简单、费用低,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部分比赛就是在人工草皮上进行的。

  但事实上,在现代足球快速发展的今天,单纯的天然或人工草皮已经不能完全满足比赛需求。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足球场草坪管理技术——DESSO GrassMaster体系,将自然草种和人工纤维联合使用。巴西世界杯、欧洲五大联赛的很多场地,采用的就是这种草坪管理技术。

  2010/11赛季尚在英超(微博 专题) 混迹的布莱克浦赴酋长球场挑战阿森纳(官方微博 官网 数据 )时,其主帅伊恩-霍洛维就曾慨叹,“酋长球场的草皮踩起来真舒服,就像毛毯一样”。或许正是太过享受舒适的草皮而忘记了是在比赛,那场较量,布莱克浦最终以0-6完败。

  问题来了,同样是花钱植入的草皮,为何很多国内足球场如同“菜地”一般泥泞不堪,而欧洲、美洲联赛的场地却是绿意盈盈?其实,这与初始设计、铺设以及日常维护密切相关。

  在设计阶段,一个由草皮专家、俱乐部老总、球场负责人组成的团队至关重要,因为他们需要在种植技术、资金保障、草皮维护等三个环节做好规划,并考虑气候、场地用途等因素。铺设阶段,良好的地下排水系统要首先具备,此外还需在场地表层覆上富含堆肥的沙层,再将人工纤维植入20CM深的土层,随后才可选择合适的草种进行播种。而后期的日常维护更为关键,尽管喷洒营养液、防治虫害、打孔疏松等养护环节花销不菲,但如果中途间断,损失将更加严重。

  谈到球场草皮,不得不说的是它们五花八门的花纹和极富规律的色差。有些球场的草皮绘出足球的图案或俱乐部的标志,这起到了装饰、美观的作用;而明暗相间的条纹则更为多见,它们有时甚至能够为裁判判断球员是否越位,起到辅助作用。

  物理方法是用剪草机或机,按照不同方向、相同幅度在草坪上修剪出条纹。因为草茎叶倒伏方向不同,叶片反射的光自然就有差异。这种操作通常在赛事前几天完成,待到草坪草恢复垂直后,花纹便会消失。

  生物方法则是给草坪追加施肥,或喷洒生长调节剂。比如:给小草根外施氮肥或钾肥,就能达到增色或减色的效果;喷洒多效唑或矮壮素可起到深色、矮化作用,当然,这种药物是调节剂而不是激素,不会对奔跑在场上的球员造成影响;否则,法国小个子边锋瓦尔布埃纳就不会是“一个人战斗”了。

  化学方法就是染色,但这种最简单的方式对草皮伤害很大,价格很昂贵的草皮一般不使用此方法。

  伯纳乌球场的草皮质量,在欧洲甚至全球称得上数一数二了,但养护工作稍有不慎,也会招致“蝗虫过庄稼”的效果。2010年,真菌和病虫就肆虐了这块“皇家草皮”。时任伯纳乌球场管理员伯吉斯说,“由于球场南端阳光照射不充足,致使这一侧草皮的病虫害较多。过去我们每年都会用化学药剂来防治,但这一次由于气候等多种原因导致了真菌感染。”

  对于无孔不入的真菌,有时还真是防不胜防,尤其是使用冷季型草皮的球场。北京工人体育场曾在上赛季改用两季草,尽管其质量饱受质疑,但相比于经常在7、8月份生虫导致真菌感染的冬季草,还是节省了不少养护方面的费用。

  综上来看,想防治草皮真菌感染,要么像皇马(官方微博 数据) 一样出手阔绰,经常翻新甚至更换新草皮;要么像国安一样“心中有成本”,选择一种更适应全年气候的草皮。